国内外新闻
大脑是如何学会减轻恐惧的?
来源: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站 时间: 2017-05-26???? 作者:

大多数人都经历过危险和恐惧,这些危险可能是直接发生在你身上的,比如被热水烫到或者被尖锐的物体割伤。这些危险引起的“恐惧”会帮助我们生存。也就是说,如果你能从这些危险中“死里逃生”的话,那么这些危险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警醒:这样做可能会有危险,可能会危及生命!有时危险并没有直接发生在你的身上,比如你看到“老虎吃人”的新闻,就会知道随随便便在野生动物园里下车是极其危险的。有了对这些“危险”的学习,我们才得以更好的把种族延续下去,不至于在“物竞天择、适者生存”的法则中被淘汰。

之前的研究表明,在经典的条件反射实验中,由杏仁核和周围灰质分泌的内源性阿片可以预测危险的来临。阿片是一种可以缓解疼痛的物质,如果小鼠每次被电击之前都受到光照刺激,那么在小鼠再次受到光照刺激时,小鼠的大脑就会分泌阿片,进而减弱对电击的恐惧。然而,如果我们作为旁观者,看到别人正在经历危险,在学习减轻恐惧感的过程中我们的大脑又是如何工作的呢?为了研究这个问题,来自瑞典和德国的研究者利用功能磁共振成像(fMRI)测量了43名健康受试者在看到别人经历危险和恐惧时大脑的活动,研究结果今天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,文章题目是:Endogenous opioids regulate social threat learning in humans。

在该研究中,受试者被分为了两组,其中实验组服用了纳曲酮(一种阿片类受体的阻断剂),对照组服用了安慰剂。受试者在磁共振扫描仪中观看了别人在受到光照刺激(CS)后可能会受到电击(US)的视频(其中,黄色光照刺激后不会电击,蓝色光照刺激后有一半的可能会电击),为了让受试者感同身受,受到电击的人还会做出很痛苦的表情。同时,实验还记录了受试者的皮肤电导反应(SCR)。SCR越强,表明受试者越恐惧。

 

图 1 受试者观看的视频

 

72小时后,再次给受试者呈现光照刺激(CS),发现实验组受试者的SCR和双侧杏仁核的活动都显著的高于对照组,且SCR的值与右侧杏仁核的活动强度呈正相关。

 

图 2 实验组和对照组的皮肤电导反应和杏仁核反应

 

由于实验组在学习“危险”时没有分泌阿片,所以当危险可能再次呈现时表现出的恐惧程度高于对照组。这表明,我们在学习直接危险和间接危险时的神经环路是类似的,阿片在间接危险学习中同样扮演着重要作用。

 

本文为原创编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