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住还是遗忘,这是个问题

来源:澳门威利斯人官方网站 时间:2018-03-30浏览:0

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除了要记住很多东西,也需要遗忘一些东西。对一些不重要的信息,我们不希望将它们存入脑中,否则大脑就要爆炸了。那么,我们的大脑是如何抑制这些信息的闯入的呢?这就需要对记忆进行认知控制,选择性记忆。此外,我们一般会对与情绪有关的刺激记得更好,比如,你更容易记住伤心事,而不是平淡无常的事。这又是什么原理呢?有的人对记忆的控制能力更强,而有的人想控制却控制不了,这种个体差异对研究结果有什么影响呢?

2018年2月份,波兰的科学家Wierzba发表在《Scientific Reports》上的文章《Cognitive control over memory –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memory performance for emotional and neutral material》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实验研究。

该研究采用经典的指导遗忘范式(见图1),在学习阶段,被试依次观看120个词语(60个情绪词和60个中性词),每个词语后会有指导语,要求被试要么记住这个词(to-be-remembered, TBR),要么忘记这个词(to-be-forgotten, TBF)。记住和忘记的比率是1:1。情绪词分两种,悲伤的词和恐怖的词。在学习阶段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(fMRI)记录被试的脑活动。学习完成后30分钟,进行测试。有120个学习过的词和120个新的词,被试需要依次判断每个词之前是否出现过,不管是要求记住的还是要求忘记的。实验之后的第二天,让被试对所有词语进行评定,包括效价(愉悦程度)、唤醒度(情绪强度)、悲伤程度、恐怖程度。

 

1实验流程图

结果发现,在学习阶段要求被记住的词记忆成绩显著优于要求被忘记的词(见图2),TBR的正确率高于TBF,并且这种差异在情绪词上更大。而且情绪词比中性词更容易被虚报,即新词被当成学习过的词。

 

2不同条件的记忆成绩

对所有词语的评价结果见图3。在要求被记住的词语当中,正确记忆的词语主观评价的效价、唤醒度、悲伤程度、恐怖程度都要高于记错的词语。但是在新词(学习阶段没有出现的词)的判断中,正确拒绝(新词判断为新词)的词语主观评价的效价、唤醒度、悲伤程度、恐怖程度则要低于错误接受(新词判断为旧词)的词语。

 

3主观评价的结果

研究者还计算了记忆的正确率与主观评定的结果之间的相关(见图4)。结果发现,只有新词的记忆正确率与情绪属性存在显著相关,效价越高、唤醒度、悲伤程度、恐怖程度越低的词语,能被更加准确地识别为是新词。

 

4准确率与主观评价的相关

核磁的全脑分析结果发现,在编码记忆的时候(TBR),左侧额下回(left IFG)的三角区域、左侧额中回(left MidFG)、左侧额上回(left SFG)被显著激活了;而在抑制记忆的时候(TBF),右侧额中回和右侧额上回有显著激活(见图5)。并且这种偏侧化加工的效应对情绪词比对中性词更明显(见图6)。

 

5全脑分析结果

 

6全脑分析情绪词与中性词的比较

研究者还计算了脑区激活与记忆成绩之间的关系,结果发现,在编码记忆的条件下,情绪词的记忆成绩与左侧额中回、左侧额下回的激活正相关,说明左侧脑区激活越强,对情绪词的记忆成绩越好,显示了左侧脑区在编码记忆中的作用;而在抑制记忆的条件下,情绪词的记忆成绩与右侧额中回的激活负相关,说明右侧脑区激活越强,对情绪词的记忆成绩越差,显示了右侧脑区在抑制记忆中的作用。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中性词,记忆成绩与脑区激活之间不存在相关。

前额皮层是认知控制记忆的区域,而海马是记忆加工的关键区域,因此,研究者还计算了前额皮层与海马的功能连接。结果显示,在编码记忆的条件下,左侧额中回与双侧海马的功能连接增强了;而在抑制记忆的条件下,右侧额下回与左侧海马的功能连接减弱了。该结果很好地揭示了认知控制与记忆存储的关系,认知控制需要编码时,海马也会协同参与到记忆中来,而认知控制需要抑制记忆时,则海马的活动就不那么强了。

该研究揭示了左侧前额皮层在编码记忆、右侧前额皮层在抑制记忆中的作用,并且这些脑区的激活水平与个体的认知控制能力有关,认知控制能力越好,也就是记忆成绩越好,相关脑区的激活会更强。并且这些差异在情绪词上更显著。

本文为原创编译,转载请标明出处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